Categories
未分类

茄子影视

“自古以来,皇家儿女的婚事岂有自己做主的时候,尤其是我们这种边陲小国,联姻情况更是普遍,若不如此的话,关系很难巩固,稍有行差踏错,便会被那些大国吞并。”

激情过后,李清露整个人都冷静下来,想起眼下面临的难题,神情颇有几分落寞。

慕容复起初还不大放在心上,但闻得此言,神色不由凝重下来,沉吟半晌,忽的问道,“你皇奶奶怎么说?”

李清露先是一怔,随即面露无奈之色,“皇奶奶虽然十分宠我,但涉及到江山社稷,恐怕也不会任由我胡作非为,而且皇奶奶多年来深居简出,对朝政并不如何关心,只怕也是有心无力。”

对此慕容复脸上不置可否,李秋水坐镇西夏王国这么多年,肯定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的,原本还想通过李清露的口打探一下李秋水的底细,没想到这个老女人连亲孙女也不透露丝毫口风。

二人不知道的是,其实这次张榜招婿,慕容复原本并不在邀请名单之列,后来是李秋水从中作梗,争取加了几个名字,这其中便有慕容复。

眼见李清露俏脸满是愁云,慕容复心中一疼,立即豪气干云的说道,“放心吧,如今既然找到了你,不管你父王同不同意,我都会把你带走的,即便踏破整个王城也在所不惜,大不了我们做一对苦命鸳鸯,共赴黄泉好了。”

“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,”李清露面色微变,急忙探手捂住慕容复的嘴,“即便真个不能在一起,只要你心中有我也就行了,可一旦我们都死了,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。”

闻得此言,慕容复目中精光一闪,重新打量了一番这个漂亮女子。

“怎么了?我说的不对吗?”李清露一愣,小心翼翼的看着他。

“没有,”慕容复展颜一笑,“倒是没看出来,公主大人心思别具一格,与寻常女子不大一样。”

李清露大大白了他一眼,“哼,油嘴滑舌,我倒听说,慕容公子可是哄骗了不少漂亮女子。”

冬日阳光下去游乐园游玩的围巾少女

慕容复脸色一僵,但还未来得及解释,李清露似是想起了什么,试探着问道,“对了,先前听殿外之人说,你已经有婚约了?”

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她也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,要说吃醋的话,似乎自己才是后来者,而且自己能否与慕容复在一起还是两说的事,但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。

慕容复沉默了下,点头道,“我也不瞒你,我身上不止有婚约,身边还有几个红颜知己,她们每一个于我都很重要,我不会舍弃她们的,你可以先仔细考虑一二,若是无法接受她们,那过去之事,就当是一场梦吧。”

李清露脸色骤然一白,身子颤了一颤,差点倒下去,但还是勉强站稳了身形,神情略显冰冷的看了慕容复一眼,“那我就是可随手抛弃的么?”

这话一出,慕容复也颇觉后悔,毕竟刚刚才那样糟蹋了人家,转眼便说出如此无情的话,若是传扬出去,只怕一个“寡情薄幸”的名头是跑不了了。

不过现在想要补救,也为时已晚,慕容复只好硬着头皮否认道,“当然不是,我的意思是,你若能接受她们,我自会不遗余力的带你走,若是无法接受,也可趁早做好打算,免得以后徒增伤悲,还毁了你的下半辈子。”

这话说出来,慕容复自己都觉得太虚伪了,他怎么可能真放过一个与他有过关系的女人,之所以有这番说辞,也不过是提前预防一下罢了,免得以后麻烦。

而且他只说几个红颜知己,与真实情况十几个可是有天渊之别,抱的又是另一层心思了。

李清露虽然又惊又怒,不过长久以来她不断暗示自己已经是慕容复的女人,心底深处早已打上慕容复的烙印,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决绝的话来,当然,在见到慕容复之前,这种暗示只是那梦中模糊身影罢了。

心乱如麻的李清露终是哀叹一声,“我想静静,你先走吧。”

慕容复深深看了李清露一眼,起身出了帘帐。

宫女见得慕容复出来,原本略显惶急的表情不禁愣了一下,随即勉强一笑,急忙跑进帘子中。

而众人见慕容复出来,心中暗暗松了口气,总算是出来了,再不出来,真该怀疑这对孤男寡女在里面做什么了,他们又岂会知道,慕容复在里面把该做的都做过了。

“慕容公子不愧风流之名,寥寥数语,便能得公主青睐。”其中一个年轻公子立即上前试探道。

其他人也紧张的盯着慕容复,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,让他们失望的是,慕容复始终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。

“诸位!”便在这时,两个宫女款款走到殿前,郑重宣布道,“我家公主已经有了心仪的人选,此次招婿到此结束,感谢诸位对鄙国公主的厚爱,鄙国国王已备下宴席,请各位移步养心殿入席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什么,驸马已经有了人选?莫非是慕容公子?”

“唉,驸马当不成了,吃什么都没味道。”

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皇家宴席,有些人一辈子也没机会吃到的。”

……

一时间,众人议论纷纷,感叹者有,好奇者有,乐观者也有,当然,其中最多的还是大感失望,那宗赞王子更是冷哼一声,张口想要说什么,但瞥见慕容复之后,却又立即将话咽了回去。

慕容复也是愣了一下,结束这场选婿是他意料中事,不过那句有了心仪的人选,颇有些出乎他意料,难道李清露这么快就想通了?

半晌之后,慕容复摇摇头,准备随众人离开大殿,却在这时,那年长宫女悄悄朝他眨了眨眼。

慕容复心中一动,停下脚步。

过得片刻,待所有人都离开大殿后,宫女才上前微微福了一礼,“我家公主请公子前往长乐宫相见。”

“长乐宫?”慕容复不禁愕然,抬头再看帘子时,银川公主的身影已经不见了。

“也罢,那我就过去吧。”慕容复脸上若有所思,半晌后也就点头同意下来。

“公子请。”

随后两个宫女替慕容复引路,毓秀宫与长乐宫距离不远,不多时便已来到长乐宫外。

王宫里虽然热闹了不少,但这长乐宫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静。

慕容复站在宫门前,脸上闪过一丝古怪之色,忽的转头朝宫女问道,“真是你们公主让我在这里见面的?”

宫女脸色微变,但马上恢复如常,笑道,“这自然是我家公主的命令,婢女岂敢胡乱欺骗公子。”

“我看不然吧。”慕容复深深看了宫女一眼,似笑非笑的说道,“你的小无相功练的可不到家,情绪稍一波动便容易暴露。”

此前他没怎么留意过这个小宫女,但方才对方情绪变化之时,身上竟然流露出一股不弱的真气波动,至少也是一流水平,也难怪此女能在那么多武功好手面前淡然自若了。

而对方身上的气息,正是他熟悉无比的小无相功,虽然只是粗通皮毛,但修炼的时日绝对不短了。

要知道小无相功本来就有隐藏身上气息的功效,若是修炼至高深处,只要不动手,便如同普通人一般,任别人功力如何深厚,也难以察觉。

宫女闻言面色大变,一脸警惕的瞪着慕容复,“你竟然知道小无相功?”

“嘿嘿,”慕容复冷笑一声,“我不但知道这个,就是废除你的小无相功功力,也不过一句话的事,你信么?”

“哼,大言不惭!”宫女再也无法保持先前的从容,嘴角带着些许讥笑,但眼中的惊慌怎么也掩饰不了。

“到底还年轻。”慕容复轻笑一声,轻飘飘探出一只手去。

宫女先是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双手连弹,紧接着“噗噗噗”数响,手心飞出数枚银光闪闪的暗器,同时脚尖轻点地面,身子疾速后退。

这一系列动作倒也称得上行云流水,电光火石之间向敌人发射暗器,同时还拉开身位。

慕容复的手伸在半空中,身子却一直站在原地不动,脸上笑眯眯的。

后退中的宫女登时一惊,不由脱口喊道,“快躲啊!”

她发射暗器只是出于防备,并没有想过要取慕容复性命,没想到他竟然躲也不躲,这可是皇太妃点名要见的人,一旦死在自己手上,不用想也知道会有什么后果,霎时间脸色惨白无血。

但令她吃惊的一幕出现了,也不见慕容复如何动弹,那激射而至的六枚暗器竟是骤然一顿,随即漂浮在慕容复身前。

“你这‘漫天花雨’也练得不到家啊,速度是够快了,但轻飘无力,对敌时,敌人只要稍一阻挡,便很难伤到人。”慕容复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还开口点评起来。

宫女一怔,愣在原地。

忽然,慕容复袖袍一挥,六枚暗器蓦地一颤,立即倒飞而回,无甚声息,但空中刮起的凌厉劲风,足以说明暗器的力道极大。

暗器眨眼即至,宫女顿觉遍体冰凉,本能的惊呼一声,只来得及探出双手捂住脸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