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
未分类

猫咪温馨提示请花30秒

苏业皱眉问:“为什么不留下那些贵族。”

“你知道带队的魔法师是谁吗?”

“苏业摇摇头。”

“拉伦斯。”克伦威尔眼中充满笑意。

“柏拉图学院的教务长?”“安德列”保持适当的惊讶,但又明显有一抹喜色。

克伦威尔得意一笑,道:“看来,你也很希望杀死柏拉图学院的人,你对那个学院的人的恨意,众所周知。对,就是他。这一次,神殿点名要求他来,他不能不来。”

“神殿准备对柏拉图学院动手了?”

“我听神殿的意思,有些像。据说复仇女神的沉睡,是魔法师从中作梗,所以神殿要对柏拉图学院进行打击。”

“面打击吗?”苏业问。

克伦威尔犹豫片刻,轻轻点了一下头,道:“神殿没有明说,但一些细节表明,神殿想要彻底铲除柏拉图学院。”

“我的内心有些矛盾。”“安德列”叹息道。

“是啊,身为魔法师,我的心里也充满矛盾。一方面,感谢柏拉图学院为希腊带来的贡献,另一方面,又不想看到平民出现太多的魔法师。你这些天,都在家里,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。你知道整个希腊,每年大概增加多少魔法学徒吗?”克伦威尔问。

清纯少女草莓裙下妆容精致

“我听说过,希腊,每年不过新增三千左右魔法学徒,其中还包括贵族与神殿的魔法师。”苏业道。

“那么,你知道,这半年的时间,希腊增加了多少魔法学徒吗?”

“五千?”苏业假装不知道。

克伦威尔沉声道:“七万!”

“这么多?”“安德列”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。

“这个消息,千万不能外传!一旦这个消息外传,反对神殿和贵族的势力必然兴风作浪。”

“可是……不可能吧。这样下去,岂不是说以后一年的魔法师增加量,是之前的四十多倍?绝对不可能,您一定在开玩笑。”

“实际数量,只可能多,不可能少!因为启明药剂向世界销售,波斯、北欧和埃及的魔法师数量,也突然暴增!希腊的魔法学院,必然会隐藏人数。”

“这个消息,太可怕了。照这么下去,用不了十年,整个希腊将是那些低贱的平民魔法师的天下了!”

“安德列”一脸惊慌。

“你也看出来了,魔法师过多,对贵族与神殿来说,是毁灭性的打击!一旦魔法师能与贵族分庭抗礼,希腊必然分崩离析。所以,我们准备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猎巫,也就是‘屠魔’,杀光所有非平民魔法师。但是,希腊本土的柏拉图不死,我们就无法行动。我们在等神殿杀死柏拉图。柏拉图一死,我们将联合神殿,在希腊范围宣布禁魔令!禁止任何人学习魔法,贵族除外。”

克伦威尔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“那其他地方怎么办?万一其他三个国家大量培养魔法师的力量,我们希腊岂不是会很危险?”苏业问。

克伦威尔面色一沉,道:“有神灵在,我们根本不怕其他三个国家。他们的魔法师再多,在众神面前,也不堪一击。更何况,波斯和埃及都会限制魔法师的数量。”

“可北欧除了瑞奠,都允许魔法师自由发展。北欧的神灵,他们并不阻止。”苏业道。

“没关系,北欧即将面临黄昏,他们魔法再多,也不够末日之狼一口吞的。”克伦威尔。

沉默许久,苏业问: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如果其他三国的魔法师力量大增,最后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我们希腊,我们被迫缩小疆土,那怎么办?”

克伦威尔冷笑道:“哪怕把希腊给波斯王、给埃及王、给北欧的那帮海盗王,那也是给神灵的后裔,那也是给贵族!永远好过让贱民站在战神山上,对我们贵族指手画脚!”

苏业恍然大悟,道:“宁与友邦,不予家奴。”

“对!就是这样!很好,很好!怪不得我们都看好你。哪怕是你神赐传奇,以后的成长有限,那又怎么样?你能成为神赐传奇,就能成为神赐英雄,甚至甚至半神!前提是,你为神灵奉献,杀光贱民!”

克伦威尔盯着苏业的双眼。

“我明白了!我同意这次猎杀!不过,我们要做好万准备,您知道,我的实力靠魔法器。”

“安德列”无奈地举起了两只手。

上面戴了两排共二十枚戒指。

克伦威尔微笑道:“那一队魔法师,最强大的是拉伦斯,没有传奇,能不能撑过你的这二十枚戒指都不一定。而且,我们的队伍中,还有一位传奇战士和一位传奇祭司,都手持英雄神力武器,杀他们轻而易举。我之所以找你,可不是真让你出手,而是在帮你!”

“谢谢克伦威尔大师,我懂了。”

苏业感慨万千,无论是贝恩斯还是克伦威尔,对自己都太好了。

这就是积德行善的结果,看来,还要继续积德行善。

“你说,拉伦斯那个老狐狸不会有办法逃跑吧?”苏业问。

克伦威尔微笑道:“你对深狱平原知道的太少了。那里非常特别,笼罩着众多位面的力量和意志,哪怕是神灵,都无法直接看到,只能借助祭司和神物,才能看到有限的范围。至于魔法师,是有办法传送离开,且不说我们会禁锢空间,就算我们没有禁锢空间,以拉伦斯的实力,也无法逃走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深狱平原之中,只有神性生命才能不受限制远距离传送,普通的人,哪怕是英雄魔法师,也只能使用短距离的传送。当然,资深传奇总有奇特的手段。”克伦威尔道。

“也就是说,至少要半神才能传送?”苏业问。

“对。或者手持强大的神器,而且至少是下位神器。你说,拉伦斯他们可能有吗?所以,这次对你来说,不过是一趟郊游而已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那么,我们开始准备吧!”

“安德列”兴致勃勃。

“好!”

三天后,一支由魔法师为主的队伍,悄无声息离开深狱堡垒。

又过了一天,第二队侦察队消失在传送阵上。

无尽的黑暗之中,苏业屏住呼吸。

刹那之后,身体犹如被巨力撞飞。

黑暗消散,身体悬空,低头一看,离地一米,心念一动,无形的传奇圣域力量张开,让身体徐徐落地。

与此同时,苏业小心翼翼举起安德列的传奇魔法杖,四处打量。

天空之上,灰云如铅。

滚滚灰云之中,雷霆闪烁,血光隐现。

赤红的大地一望无际,偶尔被同样赤红的群山遮挡。

刺鼻的硫磺与焦糊味混杂着热浪在鼻腔中翻腾,毒气宛如毒蛇直往肺里钻。

苏业感到体表温度竟然超过50摄氏度。

简直像是在一口沸腾的剧毒大锅里。

刹那之后,所有的不适消失,强大的英雄之体和各种天赋屏蔽了所有负面力量,甚至连体感温度都维持到15摄氏度的常温。

另外七个队友散落在半径一百米的范围。

“集合!”领队的传奇祭司泽维尔道。

苏业立刻向泽维尔走去。

铅云与红土之间,八个人聚集在一起。

就见克伦威尔举起常青权杖,施展“范围隐身术”,一行人立刻消失在天地间。

众人眼中,对方都是半透明的。

克伦威尔拿出一个圆口青铜扁瓶,右手一抹,就见里面水光荡漾,浮现一个红点。

克伦威尔指向一个方向,道:“他们在那个方向大概一百公里外,追上去,杀光他们!”

“走!”

众人也不说话,快步前行。

苏业打量七个人,除了丹尼斯和泽维尔两个传奇,其余五个人都是圣域,一个圣域祭司,一个圣域魔法师,三个圣域战士。

除了克伦威尔,每一个人身上都好像涂满厚厚的血液,散发着和城墙一样的腥臭味。

克伦威尔低声道:“别叫苦,这里是深狱平原,传奇多如狗,英雄满地走,甚至半神都稀松平常。尤其我们还是外人,千万不能在天空飞行,更不能大摇大摆乱走。在山里可以自由一些,但在空旷的平原,一定要隐身。”

苏业点点头。

随后,克伦威尔羡慕地看了一眼苏业手上的一枚纯白戒指。

所有人中,只有苏业拥有这枚戒指,可以在关键时刻传送回深狱堡垒。其他人要想回深狱堡垒,只能进入黑石丘陵中,等待接应。

空旷的红土地上,八个人在隐身状态快步行走。

苏业则不断观察周围。

队伍前往西南方向的一座红色山脉,而在身后上百公里的位置,则有一片黑石丘陵。

那些黑色的丘陵高低起伏,最矮的不过二三十米,最高处也不过三四百米,偶尔可见空间裂痕从上方掠过。

如同漆黑的巨兽卧在红色的平原上。

那里,就是深狱平原通往深狱堡垒的入口。

刚走了十分钟,隐身术的效果还没有结束,传奇战士泽维尔突然弯下腰,压低声音道:“停下,快释放隐蔽性力量!”

克伦威尔立刻使用魔法戒指,瞬发“隐藏气息”“元素遮蔽”和“悄无声息”三个魔法,笼罩所有人,而那祭司手中祭司权杖一闪,外放无形的光芒掠过众人。

所有人屏息敛声,一动不动。

苏业好奇循着传奇战士的视线望去。

这一望,才发现前方两三公里外的地方,大地好像有不正常的细微凸起,高出周围的地面还不到三毫米。

过了好一会儿,传奇战士松了口气,道:“地底蚯虫魔群没有发现我们,我们绕路。”